Loading
0

下一个普利策新闻奖,也许要颁给黑客们


很久之后,当我们回望今天时,一定会意识到这个时代的不平凡之处。2016年,有两个女性分别站在了权力的巅峰,却同样受到丑闻缠身:在美国,希拉里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女性候选人原本正顺风顺水,却因为“邮件门”重启调查而支持率大跌;在韩国,朴槿惠“闺蜜干政门”事件持续发酵,议员的道歉、幕僚的辞职显然还不能平息国民的怒火。
就算是再厉害的编剧,也不见得能写出这样荒唐肆意,却又真实刺激的剧情。而这些原本潜伏的暗流之所以爆发,背后有两个名字不可或缺:

黑客

媒体
昨天是中国记者节。在不远的未来,它很可能将成为媒体与黑客们共同庆祝的纪念日。以今年发生的这些事儿来看,就算是明年普利策新闻奖增加一项“黑客新闻奖”,我也不会吃惊。
黑客创造了新时代的“水门事件”
在1972年的“水门事件”之后,新闻界再也没有创造过旧日的荣光,直到今年。

当万物互联的时代到来,越来越多曾为人目见耳闻的消息与情报,都隐匿在了数据与电流之中。我们很难想象,有哪一个记者能够用自己的调查手段,找到希拉里隐匿的数万封电子邮件,而黑客却只用了一封钓鱼邮件。

今年上半年,一位黑客向希拉里的竞选委员会主席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发了一封伪造成谷歌官方的邮件,声称他的邮箱受到攻击,需要修改密码。波德斯塔本人、他的幕僚长以及竞选委员会的职员们都没有发现,这封邮件里的链接指向的并不是谷歌的官方网页,却是一个掩护过的、精心设计的短链接。在点击这个短链接并且“修改密码”之后,波德斯塔的邮箱密码被黑客弄到了手。5个月后,与希拉里相关的数万封电子邮件被黑客挂上了“维基解密”,并且引发了FBI对希拉里私设邮件服务器的“邮件门”的调查重启。

也许在这个案例里,邮件的泄露原因不在于黑客有多牛逼,而在于希拉里手下有一群“猪队友”。但是,有些黑客的神通广大之处,远超普通人想象。
2015年,希拉里的“邮件门”事件爆发时,她的下属迅速以“私人事务”为由,删除了3万多封邮件,只留下了另外3万多封。对于那被删除的3万多封邮件,无论是FBI还是公众,都无从得知其内容。然而,10月26日,来自芬兰的知名大胖子黑客KimDotcom 发布了一条twitter,详细介绍了如何用“完全合法的手段”找到希拉里已经删除的3万封邮件:
1. 进入美国国家安全局网站;
2. 联系麦克·罗杰斯并要求他打开X-keyscore;
3. 在筛选框中输入hdr22@clintonemail.com。
然后就能获得近7年来希拉里收发的所有邮件。

重点在于,每一个参议员或国会议员都有获得这些邮件的合法权限——尽管黑客圈普遍认为,“邮件门”调查重启的原因并非如此,更有可能是因为希拉里把涉密邮件转发到私人服务器后,被黑客组织攻陷了。但你不得不承认,新闻界在做调查时,这种“黑客思维”很酷,也为揭秘开启了新的路径。
而事实上,黑客思维和黑客技术,已经成了记者在调查真相时的辅助手段。在韩国,“闺蜜干政事件”其实已经闹了好久,在崔顺实的女儿以不正当途径就读梨花女子大学后,梨花女子大学的学生们进行了数月的抗议,媒体也发现崔顺实与朴槿惠早年间就过从甚密。但是,直到此时,朴槿惠仍稳坐钓鱼台,甚至在10月24日声称正在推进修宪,试图修改宪法中关于总统任期的规定,让自己有机会在总统宝座上坐得更久。


然而,就在同一天,韩国JTBC电视台播放了爆炸性的新闻——身无公职的崔顺实不但是朴槿惠的施政“参谋”,甚至多次帮朴槿惠修改重要的施政纲领和演说文案。韩国总统的治国理政竟然被一个毫无政治经历和相关职位的“闺蜜”所操控,瞬间引爆了韩国全境的不满和抗议。
真相是JTBC电视台的记者徐福贤挖出来的:他从垃圾堆里找到了一台废旧的电脑,并用技术手段恢复了原本已经损坏的硬盘,在其中发现了超过200封邮件。正是这些邮件,证明了崔顺实对朴槿惠演说稿的修改,令朴槿惠无可辩驳。

分页阅读: 1 2
【声明】:8090安全小组门户(https://www.8090-sec.com)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仅适于网络安全技术爱好者学习研究使用,学习中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hack@ddos.kim 或 hack@ddos.social,我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