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Loading
0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少年黑客”们

10多年前的我们可能很少有机会接触电脑,但是随着网络的不断发展,从孩童时期便接触电脑技术的几率提高了不少,“黑客”们也不断的“儿童化”。
下来请随小编盘点那些在儿童时期便“身怀绝技”的天才少年黑客,他们的未来是荣耀还是锒铛,也许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1. 克里斯托弗——全球最小黑客


2014年,只有5岁的克里斯托弗获得了“全球最小黑客”的称号。据悉,克里斯托弗破解了微软游戏Xbox的用户密码,微软公司将这个小“黑客”列入感谢名单,并奖励他50美元的免费游戏和免费会员资格。
2. 汪正扬——中国最小黑客


8岁开始自学写代码,2013年,年仅12岁的汪正扬为了不做作业入侵了学校的在线答题系统,2014年4月,汪正扬曾向360公司的库带计划提交过可能影响上百家教育网站的系统漏洞,此外,他还修复计算机漏洞100多个,是中国最小的黑客。
3. 桑杰夫——印度最小“道德黑客”


2009年,只有12岁的印度少年桑杰夫,已是一名拥有计算机硕士学位的电脑高手,并就职于一家IT企业,他的工作是“道德黑客”,模拟黑客攻击互联网的种种手段,对计算机或网络做出安全评估,对系统弱点、技术漏洞主动分析,保护合法用户免受病毒侵害。
他4岁时用15天完成了常人3个月才能完成的电脑课程。5岁就会做电脑动画,并掌握了HTML编程语言、熟练运用Photoshop等软件。7岁时,通过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考试,并读完了计算机领域的一个研究生课程。10岁,通过考试,正式成为一名专业程序员。
4. 阿龙·邦德——全欧最年轻的的软件设计师


来自英国的阿龙·邦德于8岁时便成立了自己的网页公司,13岁还为苹果iPhone开发过多个游戏APP,被称为“全欧最年轻的的软件设计师”,还与2011年受邀出席苹果公司的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
然而,2012年这位年仅14岁的“天才”却入侵了自家学校的计算机系统,并窃取了大量敏感信息,被发现后,遭校方扫地出门。至此,“全欧最年轻的的软件设计师”沦为“黑客”。
5. 肖恩·帕克——硅谷技术天才和坏小子


肖恩·帕克7岁开始学编程,16岁成为被FBI追踪的著名黑客,18岁时开发了史上最早的盗版音乐分享网站Napster,21岁时,创办通讯录服务公司Plaxo,24岁时,他加入到扎克伯格的团队,出任Facebook公司第一任总裁。
高中时期,他的课余爱好就是攻击世界各地的网站,他甚至列了张清单,立志黑遍上面的所有国家。


盗版音乐分享网站“鼻祖”Napster
6. Jani——Facebook “漏洞报告奖”最年轻获奖者
2016年5月,年仅10岁的芬兰男孩Jani,因发现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公司旗下图片分享软件Instagram的一个漏洞,获得Facebook一万美元奖励,成为该奖最年轻的获得者。
Jani主要通过 YouTube 视频来练习自己的黑客技术,现在他想涉足工业领域。他说:
“这是我梦想中的职业,安全一直都很重要。”
7. 亚伦·施瓦茨——网络神童


亚伦·施瓦茨13岁便在互联网上崭露头角,14岁参与制定RSS1.0规范,15岁加入W3C(万维网联盟)的RDF核心工作组,16岁成为COMDEX(计算机经销商博览会)历史上第二年轻的演讲嘉宾,20岁以前,便凭借他参与创建的社交新闻网站Reddit赚到了百万家财。除此之外,他打造的web.py(一种Python网络框架)及参与提出的互联网《知识共享协议》亦为他赢来了天下美名。2013年1月11日,年仅26岁的亚伦·施瓦茨自杀身亡。(为此默哀~~~)
8. 詹姆斯·科斯塔——传奇“少年黑客”


詹姆斯·科斯塔13岁就成为IT顾问,14岁因为犯下45项科技盗窃罪被当做“成人”判处45年监禁。一年后获得缓刑,18岁时,成为美国海军情报分析师,20岁成为中情局特工。24岁成为身价数百万的高科技企业家。如今,41岁的詹姆斯·科斯塔 运营着一家3G视频游戏制作公司,年收入1000万美元以上。
少年黑客特征
大量的事实案例告诉我们,少年黑客们往往具备以下特征:

智商超群,好奇心强;
痴迷电脑技术,动手能力强;
狂热执着,冒险能力强;
渴望得到认可,自尊和虚荣心强;
拒绝古板的传统教育,叛逆;
性格孤僻,人际关系淡漠…….
而在2015年,一份来自英国NCA(国家犯罪署)的调查发现,网络犯罪嫌疑人的平均年龄正从14年的24岁骤减至17岁左右,网络犯罪正日趋呈现年轻化的状态。
从这些特征中不难分析出缘何部分少年黑客会“走上歧路”——不善与外界沟通,家庭和社会的长期忽视和冷落,在正常诉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只能剑走偏锋,通过“极端”手段展示自己,从而获得心理上的平衡和成就感。
“少年黑客”的炒作谁之过?
黑客,让人“又爱又恨”的一个群体。爱的是黑客确实具备技艺超群、常人难及的攻防能力,善于挖掘很多难以察觉的安全漏洞;恨得是一旦他们心血来潮来个“恶作剧”,威力也是无可预测的。
随着网络媒体冠之以“天才黑客”太多传奇、神秘的色彩,很多青少年开始对黑客技术产生了无限的神往。他们埋头苦练,久而久之性格变得内向甚至孤僻,不擅长或者拒绝与外界的沟通,甚至不乏一些人为了检测学习成果,或是在强烈的成名欲望的驱使下,对网络世界发起漏洞扫描甚至攻击性行为。
这些青少年对网络安全技术的着迷,类似于迷恋网络游戏,可称之为另一种“网瘾”。
黑客渴望被社会认同,追求技术的创造性,而这也是当前社会所需要的。黑客的出现是一柄双刃剑,必须加以文化道德方面的疏导,培养其社会责任感,使其了解国家现行网络法律法规,避免触及违法的“高压线”,使黑客及黑客技术转化成为网络健康发展的一部分,转化为对社会有用的一种动力。
国外针对少年黑客的引导妙招
1.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政府希望借助卧底的“干预”行动,把青少年黑客变成打击网上犯罪的中坚力量。外媒调查发现,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在黑客论坛长期进行监察,并引导精通科技的青年走上正途。警方希望这群聪明的青年能在稍后接受劝导加入当局打击网上盗贼及破坏者的行动。
2. 印度
印度政府专门招募了一支由19名14岁-19岁的“童子军”组成的网络警察部队。据悉,这些少年电脑神童此前都是“黑客”。但他们已庄严宣誓,从网络黑客变为网络执法者。这些少年网络警察将被分派到印度全国各大城市,隶属于“国家网络公司委员会”的网络警察部队,并以网络顾问的身份向在建立反黑客“防火墙”方面需要帮助的软件公司提供支持。
3. 美国
美国政府采取的措施是多样的,包括默认黑客们每年举办“世界黑客大会”,让他们通过一个合理合法的途径去展现自己的技术,或是组织比赛,用获奖的方式给予鼓励,以及通过很多单位和公司聘请黑客做网络安全人员,或者鼓励、资助黑客们自己创办网络公司等。
4. 英国
英国执法机构去年发布CyberChoices 行动 ,通过教育那些可能参与黑客行为的青少年的家长,帮助父母和看护人发现孩子们潜在的问题,也帮助青少年更好的使用他们的技能,培养他们学习技术的兴趣,利用技术造福社会。
5. 日本
为了培训新一代的年轻黑客,日本定期举办大规模的黑客大赛——SECCON ,有效转化黑客资源,增强政府网络攻防实力。
6. 以色列
以色列成立黑客学校,推崇“真刀真枪”训练,为“未来战场”未雨绸缪。这所学校名为“网络健身房”,位于以色列北部奥罗特·拉宾电站附近,由以色列电力公司创办,为其他企业培训网络安全人员。
结语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在正确引导“少年黑客”、“天才少年”的问题上,家庭、学校、社会需要齐头并进,共同发力,发掘“蒙尘的珍珠”,挽救“迷途的羔羊”,告别天才式悲剧。
网络是照亮国家发展未来的火,因为畏惧被烧伤就熄灭是自取灭亡的做法,正确地教育孩子和年轻人了解这把火的好处和害处,才是控制这把火的根本办法。

【声明】:8090安全小组门户(http://www.8090-sec.com)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仅适于网络安全技术爱好者学习研究使用,学习中请遵循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hack@ddos.social,我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处理。